新闻热线:0991-2306709   广告热线:13999156921

初中生卖淫案辞职校长:只靠学校解决不了问题

对话人物

黎菊发,男,历史教师,2012年起任湖南省会同县第三中学校长。

对话动机

湖南怀化市会同县近日被曝有公职人员涉及“初中生卖淫案”,引发社会关注。

当地警方称,会同县委宣传部原副部长唐某某涉嫌与5名未成年少女发生性关系并猥亵2名未成年少女。7名涉事未成年女孩中,有三名辍学前曾在会同县第三中学就读。

作为涉事三名女孩曾经的校长,黎菊发在事件曝光后,12月9日选择向上级提出辞职。

黎菊发说,三个孩子都是留守儿童,缺少家庭关爱。要避免类似问题,需要学校、社会、家庭共同努力,“只靠学校一方,解决不了问题。”

“我内心里确实是痛心、伤感和内疚的”

新京报:你什么时候知道这件事的?

黎菊发:11月中旬事发后,公安机关进行调查时,我才知道。当时真的是非常震惊,也很痛心。毕竟曾是我们学校的学生。

新京报:做出辞职的决定前,考虑了多久?

黎菊发:12月9日,事情被媒体报道后,我当天就向县里面提出了辞职。

新京报:为什么要辞职?

黎菊发:我辞职有两个原因。主要原因是,一家媒体在报道此事时,说我们学校有6名学生和校外人士存在那种关系,还有在校生怀孕,报道描述学校的管理一片混乱。虽然这个报道和事实有很大出入,涉事的是三名辍学生,没有在校生,但我的压力还是很大,许多周围的亲戚朋友找我询问。第二,这几个未成年少女毕竟在我们学校读过书,我内心里确实是痛心、伤感和内疚的。所以我就向县里提出,不想继续担任校长职务了。

新京报:有老师说,上级并没有想要处理你,他认为你很称职,不该辞职。

黎菊发:可能这个老师并不了解我的内心。而且工作并不是缺了哪个就不行,学校班子还有那么多人,我辞职不会对学校的工作带来不利影响。

新京报:县里同意了吗?

黎菊发:我向县里进行了解释,县里也理解我,口头上同意了。现在上级安排了一个同志来学校主持工作,这个同志也很负责任,我这两天在向他介绍学校的各项工作。

新京报:想过以后干什么吗?

黎菊发:先休息一阵。以后还是当老师吧,静下心来教书。我是教历史的,干了27年教育,现在都五十了。我对教育有感情,想把学生教好。

“都是留守儿童”

新京报:辍学的几个孩子都多大?

黎菊发:初二左右吧。一个是去年初一时辍学,两个是今年初二时辍学。

新京报:会同三中的辍学率是多少?

黎菊发:初中阶段在0.3%到0.5%左右,每年三四个人。我们会同的教育实际做得很好,辍学的不多。

新京报:据你了解,这些学生为什么会辍学?

黎菊发:一个是学校管理太严了,他们感觉不舒服;还有就是厌学,学习学不进去;再加上社会上不良分子的引诱,觉得外面好玩。辍学生一部分是外出打工,还有一部分就是在家,在家具体做什么我们就很难掌握了。

新京报:有网民说,义务教育阶段辍学,学校有责任。

黎菊发:我可以负责任地说,每一个辍学生,我们都做过努力。按规定,只要学生缺勤,老师就必须跟家长联系。对于辍学的,我们还要求老师进行家访。但教育不是学校一方的工作,学校、社会和家庭缺一不可。我们有时候找这些学生的家长谈话,家长也希望孩子好好学习,但管不住,后来也就只能辍学了。

新京报:她们家里是什么情况?

黎菊发:都是留守儿童。一个是爷爷奶奶带,父亲不管,母亲不在家。还有一个,父母都在外面打工,也是爷爷奶奶带。

“社会对未成年人来说还是比较复杂的”

新京报:你这两天思考过这件事吗?

黎菊发:我觉得一个孩子的成长中,学校教育、社会教育和家庭教育都不可或缺。家庭教育尤为重要,我开家长会就常常跟家长们说,你们什么样孩子就什么样。这次涉事的一个孩子,本来老师能够感化她的,但是回到家,家长粗暴的教育还是把她推到了社会上。

新京报:为什么说家长粗暴的教育会把她推到社会上?

黎菊发:没有一个家长希望自己的孩子不学好,走歪路。但是他们的教育存在很大问题,有时候老师找家长后,家长的管教方式就是粗暴的打骂。特别是爷爷奶奶这辈的,骂起人来特别难听。他们在家里很难感受到关爱,而社会上有一些人,跟他们处兄弟姐妹,他们反而能得到被关爱的感觉,于是就和社会上的人一起了。

新京报:媒体上经常会出现在校生被性侵的报道。你注意过吗?

黎菊发:看到过,在老师会上、班主任会上和学生会上,我还将一些案例作为教训讲出来。我们每个学期都有青春期教育课,向他们讲授生理上和心理上的知识。每个学期我们还有一到两堂法制教育课。

新京报:社会上的一些不良事物向学校渗透,学校有哪些防范的措施?

黎菊发:有一些措施,在思想上,我们通过主题班会等形式,去引导学生树立正确的人生观、价值观,让他们明白读书的作用,启发他们对未来进行思考。同时我们也告诉他们,社会对未成年人来说还是比较复杂的,尽量不要和社会上的人进行交往。

新京报:还有其他举措吗?

黎菊发:住读生学校还能管一下,但走读生就很难了,这三个辍学的都是走读生。对于社会上的闲杂人员,我们还能通过来访登记制度将他们挡在校园外。但学校也不是万能的,出了校园,社会上的东西我们就管不到了。比如社会不良文化制品,我们就很难管了,特别是网上的一些不良内容。我印象里网络兴起后,问题学生变得多了起来,所以我觉得不健康的网络文化对学生的影响是比较大的。

新京报:你认为应该如何防范这类事件继续发生?

黎菊发:我认为,这需要学校、社会、家庭共同努力。学校认真负责,培养学生正确的人生观、价值观。同时社会上,要严厉打击违法犯罪现象,营造风清气正的环境。最重要的是家庭,家庭要给孩子关爱和必要的管教。只靠学校一方,解决不了问题。

[责任编辑: 梁红玉 ]

相关新闻: